四川首家裸体浴场惹非议关闭 山民遗憾[图]

2022年11月3日 0 Comments

玉屏山工区主任冷子奇说,当时的森林警方也没有对裸浴场有“严密监视”,警方并不认为裸浴会如传言所指,出现涉黄现象。与民风淳朴的古镇山区形成鲜明对比,柳江古镇之外的世界却对“森林裸体浴场”争议颇多。冷子奇每次出柳江,都会听到各种有关裸体浴场的激烈争辩,回到柳江,又归于平静。

反对者强大的声音让玉屏山度假村成为是非之地,虽然当地政府没有公开发表意见,但他们却非常关注这一情况。时任洪雅宣传部外宣科副科长的王洪在获悉裸体浴场的消息后,便开始搜索相关信息。“了解到裸浴没有成为正式旅游项目后,我们便不再紧张,将其定性为企业行为,只是炒作。如果真的办裸浴场,我肯定反对。”“她随时都在接电话,解释浴场的事情。”赖腾英说,裸体浴场开了不久,就不断有当地相关领导、主管部门打电话过来质询沈淑珍,问裸体浴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不少领导还多次亲自前来找她当面交谈,“说清问题”。赖腾英并不清楚交谈的内容,但她注意到几乎每次交谈结束,沈淑珍都会是一脸疲惫、无助的神情,“领导来得越来越多,裸体浴场也一步步走下坡路。”

2003年春,许多人的目光再次聚焦磨子沟森林裸体浴场,他们急切地想知道,在即将到来的夏季,是否依然可以裸浴。确切的消息很快传来,裸体浴场将关闭,沈淑珍也不再承包度假村。争议在2003年画上句号,赖腾英从此不再见到老总沈淑珍顶着各种压力、口干舌燥应对各路媒体的情形。

洪雅县旅游局局长刘畅说,他们专门就裸体浴场的问题和沈淑贞进行了沟通,结果比较满意,但磨子沟裸体浴场的发展仍然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压力,生存得很艰难。不久,有关部门认为“裸浴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要求”,下令关闭磨子沟森林裸体浴场。

对于这样的要求,洪雅县旅游局感到非常为难。刘畅说,他们当时是非常支持裸浴项目的,认为作为旅游项目,裸浴创意极佳;度假村在管理上也做得不错,并不像很多人想象那样男女混浴。他们多次与沈淑珍“商量”了浴场的前景问题,2003年初,沈淑珍“自行”关闭了裸体浴场。从开张到关闭,磨子沟裸体浴场的生命不到一年。

浴场关闭后不久,沈淑珍承包度假村的合同到期,她没有继续承包,一家人离开了洪雅,开始了在外闯荡的生涯。附近山民一直都为浴场感到惋惜,在他们看来,那里美妙的享受将不再为外界所知。

现在的玉屏山顶,洪雅林场玉屏山工区正在兴建新的休闲山庄,这里离磨子沟仅2公里,他们下一步也将重点开发磨子沟天然叠瀑群。但他们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条件来搞浴场,“如果客人要洗浴,我们绝不会干涉,随便咋洗,裸洗也行。”冷子奇认为。

洪雅旅游局局长刘畅也表示,如果还有人推出裸浴项目,他会像当年那样,绝对支持。(记者王晶城洪雅)

名山岛是一个面积只有0.54平方公里的小岛,岛上的“裸体浴场”是风景区的一项旅游设施。浴场以江上浮标为界分男女区,后来由于社会的种种压力而停业。浙江天滩裸体浴场开办时间:2004年7月“我们没开几天。”浙江临安浙西天滩风景区投资方负责人这样描述景区内的裸体浴场。裸体浴场原是景区内的一个免费项目,后来由于外界争议太大,景区把裸泳区域关了。

一脱到底为时尚早自三亚的“裸体海滩”曝光后,中国性学会理事方刚近日在其博客上发文《支持并强烈呼吁设立裸体海滩》,声称裸体主义已经成为

一股潮流,在全世界许多国家都有公开的裸体浴场。他的摇旗呐喊却引得部分网友口诛笔伐。“裸体浴场”的每一次出现,都会沸沸扬扬,之后就胎死腹中。

目前国内的天体浴场大多是男女隔离分区,生存才得以维持,就连游客提及“裸体”,工作人员都十分畏惧。哲学上有个“时空观”,也就是让人们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不同时间、不同空间、不同对象的裸体,人们就会得出不同的思维结果。因为一般人对“裸体浴场”的接受程度与性观念是同步的,导致很多人误入“歧途”,这种情况下,裸浴便被人看作有伤风化,变成受攻击的对象。

开办“裸体浴场”,如何避免和有效区分性骚扰?如何克制性诱惑和防范性攻击?文化生活的形式是不是与社会发展的水平相适应?不解决这些问题,开办裸体浴场,可能还为时尚早。(天府早报,仲伟) (来源:四川在线]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